今天去點了蠟燭。老實說有點失望,我只是想去紀念一下,組織的德國人全程在bbb,擺的旗子還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雖然是互通的是多少有點不專業。結束的時候有妹子建議加一下紙飛機拉群,結果那個德國人解開屏幕就是之前在看大熊妹子的ins。過去的人為了理想赴湯蹈火,最後死了也不過是被人拿來抽肝吸髓。的確從功利者的角度,聖人是愚蠢而沒有意義的。我只是覺得悲哀。

日常 

我的確想刪掉她好友了,並不是因為過往的關係。而是看不上這個人了,為了活下去讓自己成為幫兇的邏輯,麻煩在我的世界裡消失吧。

為什麼這個站那麼多廣告⋯忍不了,全mute掉。

很久不见的朋友约了植物园见面,目不转睛看了她非常久。大病一场比之前更加消瘦,苍白的脸上却是无穷的生命力;刚刚失业有许多需要焦虑,但依然热爱生活愿意看花看鸟看世界。当初第一眼见到她,便感受到一种传统花鸟画般的吸引,这么多年过去,也没有变,相处起来依然自在舒适。最近感受真正的友情是岁月里弥坚的存在,可以温柔可以理智可以脆弱可以坚韧,不需要心机,可以互帮互助坦荡自由,美和爱都在流淌。感谢虽久久不能相见,但一直心灵常伴的朋友们,让人知道绝望的世界上还有人和自己在拥有同样的情绪同样的反馈和坚持活下去的信念。

我發現我對人類小崽子還是有極限的。似乎我的確也不適合有小崽子以及教育小崽子。

商會的酒局 各種闊少 各種糾紛 各種心理問題。我不認為女性是附屬品。局 局局。

這一天天的 

繼睡覺被公公貓親嘴,昨晚夢見自己出櫃了⋯

幻覺 

然而睜眼在這個城市裡,沒有一百米以上的天台,只有上不去的破屋頂,一切都被束縛在寬大的屋簷之下。規規矩矩。現實,沒有例外。

Show thread

幻覺 

懶懶地癱坐在二十七樓的天台女牆上,左腳吊在一百米的空中,右腳蜷縮在懷裡,手裡拿著一瓶剩餘小半的酒瓶,睡眼惺忪地看著眼前燈火通明的城市。會否會有一個人,在我身後,「hey」

朋友问我为什么想跑,我想说但没说的话 

我想给你看我某个抽象的一天

我早起刷牙洗脸烧开水一边刷新墙内SNS
昨天的转发一列暂无查看权限,动态已不可见
水烧开了我从柜子里拿出一包阿宽红油面皮
想起不久曾有网友在包装里开出一只老鼠尸体
我把面皮放回去又拿出螺蛳粉
又想起之前爆出过有人曾经开出一包活蛆
我最终决定煮一包泡面

吃好早饭骑车上班,共享要求位置权限
打开前把后台app全退出,怕我的隐私被滥用

上班了我开始每天的学习强国打卡
同事央求我帮忙下个反诈app替她完成任务

摸鱼间隙广场散步遇到女孩带小狗遛弯
我问她能不能摸摸,她同意了
我想,她真好心
但想到丰县那个被锁住的女人
我暗自希望她警惕心能再高一些

两只狗风一样地冲过来舔我
我一边摸一边想到上饶和惠州
以防疫之名被虐杀的两只小狗
它们也本该在晴朗的日子和主人草地上嬉戏

上班写稿
创作不知所云总之是唱红色赞歌的拼合文字

对面是县里开人大会议的场馆
穿着黑色西装的代表陆陆续续进场
他们我一个都不认识
但他们居然可以代表我
在斥巨资装修华美的会场说着场面话废话
我和“人民当家作主”的距离就差一个广场

中午休息前看一些同人
一些同人图已经变成灰色图
下面评论一水“挂了”、“求补”
一个画色图的太太炸了她的第八个号
写文的太太把图片水平翻转倒立
外链为防被吞中间夹着emoji和汉字
文字被切割扭曲马赛克

微博满满的都是俄罗斯和乌克兰
评论下的网友带着自己地域省份的后缀
发声质问的人被屏蔽
追求自由的人被炸号
呼吁和平的人被禁言
勇敢动身的人被抓捕
战争狂人和爱国流氓滔滔不绝

残奥会上呼吁和平的演讲被噤声
手语停下,同声传译可怕地寂静
如此默契地,就好像东八区的生理时间停止了

下午接到弟弟的电话
问我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避免下载反诈app
在外面租房经常被拦住要检查
于是把存的假反诈app文件发给了他

下班了去常光顾的小吃店
听老板说家里新做的房子遇到了拆迁
新房子刚做好不久,地理位置很好
花了很多钱和经精力,他们不想拆
但无奈官府百般骚扰以孩子上学的事威胁
只好搬走

吃好晚饭在河边一个生态湿地公园散步
晚风很凉爽
在公园不远处挖沙的机器静默伫立
每到雨季老师家长就会提醒孩子
河里挖沙太多底下很多漩涡,不要去河边

晚上七点半
公园周边的楼盘正在施工,灯光还在亮着
远处看工人像蚂蚁一样在架子上移动

我想到冬奥毁掉的珍稀动物保护区
眼前这片湿地又能保存多久呢

八点妈妈打电话给我让我回家
一个人在外面呆太晚了很危险

回家之后我妈开始说
今天有个亲戚问她我为什么不考公务员

晚上洗好澡躺在床上复盘这一天
发现我这种痛苦是多么平庸
比起那些被损害和被侮辱的人们来说不值一提
就是这种不值一提的痛苦
埋伏在我生活的每个细节里
为这些细微的事情痛苦
为它与他人的痛苦相比不值一提而痛苦
为所有的一切我都无能为力痛苦

我想问她,难道你不知道这些吗
难道你要一直视而不见吗
你为什么不生气
你不害怕吗
你不觉得这里的一切都不对劲吗
你感受不到这种绵长的折磨和痛苦吗
听完这些你还要问我为什么想跑吗

被自願參加公司聚會,和快退休的老人家躲在角落吃吃吃⋯

Morse

morse.social 🐘 - You could by a house but not a home. A community where friends of decentralization, blockchain and web3 have a home.